暑假培训热掀起纠纷潮 校外培训如何“防雷”?

2021年7月30日 by 没有评论

株洲晚报融媒体记者/成姣兰 通讯员/罗润球 肖冠华

“双减”政策一发布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此次“双减”政策直指学科培训,而记者了解到,更多高额的培训费实际上在艺术培训领域。动辄五六万的培训费,一旦中途不想学或未达到“包上名校”的协议要求,想要退费难上加难。本期消费周刊,记者希望通过几个案例,能给大家一些警示和启发。

案例1

5.6万元买艺考稳过

竟无一纸协议

上个月,泰山市场监管所接到辖区内一培训学校的多起投诉,家长纷纷反映,他们在该校交了少则两万元,多则五六万元的学费学习乐器,学校答应初升高艺术考试包过承诺未兑现,请求退费。

市民刘女士小孩报的是颤音琴培训班,缴纳了5.6万元学费。她说,当时学校承诺:艺术分必须达到245-255之间,文化课达 640分后必须进二中。但考试后孩子没有达到245分,商家只答应退2.7万元,觉得不合理。

跟刘女士一样,匡女士前后在该校交了4万余元学习乐器,最后小孩也未通过艺术考试。所幸通过小孩努力,最后以文化成绩考进市一中,躲过了无学可上的烦恼。她说,不少人钱也花了,最后小孩高中没考上,最终只能上职校。

泰山市场监管所执法人员调查发现,该校并未和投诉人签订任何协议或合同。对投诉人的孩子如果未达到约定的学校目标怎么办一事,也未事先进行说明。在孩子艺考失败后,学校表示可以退还扣除乐器租金1万元和老师课时费后的剩余款项,但双方在金额上分歧较大。

执法人员对郭某不签订合同的行为予以严厉批评。经过协商,培训学校最终表示愿意退还刘女士3万元,刘女士不接受,只能通过民事诉讼渠道解决这一纠纷。而匡女士则在多轮协商后,终于将没有具体名目的2万余元退还到位。

案例2

退费成功后消费者呼吁:捂紧自己钱袋子,缴费容易退费太难

从2018年到现在,高先生小孩3万元的两年英语课已经上完,赠送的50节外教课却才兑现13节,这个怎么算?高先生要求培训机构将赠送的外教课转为常规课或退费,商家不同意,于是投诉到天元区市场监管局。

与前一案例不一样的是,高先生小孩是在一家全国连锁培训学校上课,当时签订有正式合同,且合同明确规定,如中途不想上课要求退费,外教课按照200元一节课补差价。高先生说,现在常规课程上完了,剩余的外教课,为何不能按照市值退还?

经工作人员多次调解,最终,投诉双方互相退让一步。培训学校同意将外教课转为高先生小孩前一阶段课程,作为温习课程进行,但不能上新一阶段的课程,且两节外教课抵一节普通课。

高先生说,执法人员协商前,学校态度特别强硬,根本没有协商的余地。最后一再协商,才同意跟总部反映协商退费。他感叹,消费者单个作战,退费太难了。

而跟高先生一样感受的,还有谢女士。从4岁学到7岁,总共续费3次,最后经过一次比赛发现,女儿根本没老师夸的那样学得好,于是毅然决定退费。然而,由于对具体价格和赠品价值,谢女士和培训机构未签订任何协议,市场监管执法人员调解时,面临很大的困难。

谢女士第三次交费6871元钱,共计62节课。退费时,还有31节课未上。如果按照平均计算,应该退费3000余元,但对方只愿退1500元。

培训学校表示,谢女士说的价格属于活动套餐价格,且截至停课时,谢女士小孩已经上了31节钢琴课及活动赠送的8节机器人课。培训机构表示,如果中途退款,钢琴课和机器人课都要按原价计费,并扣除5%的手续费,最后只剩1509.5元可退。经过第一轮调解,培训机构愿意免除手续费,但谢女士不接受。

她认为,机器人课既然是赠送的,就不应该收钱。且前一次续费中赠送的书法课未上,培训机构也并未补她差价。6月28日,谢女士再次投诉到天元区市场监管局,在执法人员的再次调解下,最终培训机构退费2213元。

谢女士说,身边的朋友因为不想折腾,都在培训学校吃了哑巴亏,她这样主动维权的竟然成了另类,中途大家都劝她放弃。经过这个事后,谢女士提醒其他家长,一定要捂紧自己的钱袋子,毕竟缴费容易退费太难。

案例3

私人机构上课,退费数月无果

“双减”新规中规定,加大教师校外有偿补课查处力度,切断课外违规补课等经济链条。接下来的案例中,教师违规为校外黑机构介绍学生,不仅学生没学好,最终自己也丢了工作。

张先生的儿子今年秋季上高三,高一在班主任的介绍下,在学校附近一老师处接受声乐辅导,交了共计6万元。当时约定,每周两节课,一节在周五,另一节协商安排。因为声乐老师是湘潭一大学教师,时间经常不固定,小孩高三在即,为了不影响小孩前程,张先生决定退费遭到拒绝。

张先生说,当时双方只写了个条子,现在对方死不退款,他们也没办法。最后,为不耽误孩子学业,他先将孩子转到长沙一正规培训学校集训,而退费事宜闹了几个月,也没个下文。

在小孩学校的调解下,班主任退还1万元转介费,班主任也被学校开除。这时张先生才知道,培训学校的老板也是被小孩学校开除的老师。

接到投诉后,天元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多次上门试图调解,对方均拒绝开门。

部门监管:开展专项行动,整治培训机构合同不规范行为

暑假以来,随着培训班集中开班,相关投诉也不断激增。记者从市场监管部门获悉,6月以来,市12315投诉举报科共接到培训教育投诉77件,举报16件,其中预付款纠纷最多。

针对培训机构无格式合同或格式合同“霸王条款”乱象,近日,我市市场监管系统启动“校外培训机构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”集中整治行动,对校外培训机构利用格式条款免除自身责任、加重消费者责任、排除消费者法定权利等行为进行重点查处。同时,对虚假宣传、不明码标价、天价收费等行为进行严厉查处。

市场监管部门执法人员提醒,家长在交费时务必核实好学校和老师有无资质,并签订正规合同,万不可贪图便宜而一次性缴纳高额培训费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部分名字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罗春娇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